组装以太币矿机
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土地流轉費該給誰?


  在農村,一些地方還保留著“分家”的傳統,特別是一些年邁的老人,因無法自行耕種土地,遂將自己擁有承包經營權的土地交由子女耕種,這些子女應對父母盡更多的贍養義務,這本是一件好事。但一旦雙方產生矛盾,憑借這一紙“分家書”,土地承包經營權是否就流轉到子女手上了呢?
  今年初春,射陽縣一家律師事務所里,來了位行色匆匆的中年男子。他叫趙季華,是受自己80多歲的父母趙大發和朱鳳鳴之托,來找律師打官司的。據悉,這也是兩位耄耋老人第一次打官司,而且此次要起訴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的二兒子和二兒媳趙仲華夫婦。到底因何緣由,兩位老人與兒子兒媳之間的矛盾要鬧到對簿公堂的地步呢?
  老夫妻倆共育有三個兒子和五個女兒,承包了4畝多田地。二十多年前,年事漸高的夫婦倆愈發感覺種地有些力不從心。于是就和子女們商量“分家”,并在親友的見證下立下“分家書”,其中關于其承包的土地部分,載明“土地待隨兒生活后,所隨兒愿種者則歸所隨兒種,不愿種者歸所隨兒處理。”
  白紙黑字的分家協議,雖然明確了各方部分權利義務,給這個大家庭帶來了短暫的平靜,但也埋下了矛盾的種子。就在立下“分家書”后的第四年,二兒子趙仲華提出了異議。
  原來,趙大發的其他兒女們相繼離開了村里,到縣城安家落戶。只有二兒子一家還留在村里。于是,照顧年邁父母的重擔就主要落在了他們的肩上。據朱鳳鳴老人講,老伴生病,他們和兒女約定的生活費是500元一年。由于二兒子在外打工,她便向二兒媳要錢,但二兒媳認為老人又是開小店,又是種地,有錢呢,所以不肯給他們錢。但實際上,他們經營的小店收入微薄,地自己也無力耕種,所以經濟上比較拮據。
  考慮到畢竟是一家人,為了化解矛盾,趙大發夫婦在原有“分家書”的基礎上重申,案涉田地連同兩位老人經營的小店全部交給二兒子一家打理。
  然而,這份新協議的簽訂,并沒有給趙大發夫婦帶來他們所期待的幸福生活。二兒子兒媳對老人并沒有履行應盡的贍養義務,雙方相處很不融洽。不久后,住在縣城的子女們一合計,將老兩口接到了縣城居住,由他們輪流照顧。
  自此,一家人又相安無事地過著平淡的日子。直到2014年,村里傳來一個好消息,而這則好消息卻再次打破雙方的平靜生活。村里規劃萬畝良田整體流轉,將1萬多畝土地以每畝900元的價格流轉給臨海農場,趙大發夫婦承包的4畝多地,每年可凈得3000多元。這筆錢對于沒有穩定收入的老夫妻倆而言無疑是雪中送炭,但他們一直沒有拿到這筆錢。
  由于分家協議載明田是給二兒子的,村里便和趙仲華簽了流轉協議書,并將每年的收益給了他。在趙仲華看來,父親多年前將案涉土地分給了自己,這筆流轉費就該自己得。而趙大發夫婦和其他子女則認為這筆錢該給老夫妻倆養老。于是,為了爭奪這筆土地流轉費,一家人鬧得不可開交。
  因雙方始終未能就案涉土地流轉費歸屬問題達成一致意見,今年4月25日,趙大發夫婦一紙訴狀將趙仲華夫婦以及村委會起訴至射陽縣人民法院,要求趙仲華夫婦返還其領取的2014年至2018年的土地流轉費;村委會按照3708元/年的標準向其支付自2019年始的土地流轉費。
  射陽法院在依法查明事實的基礎上,組織各方進行調解,但因雙方意見分歧較大,調解未果。最終,射陽法院經審理認為,趙大發夫婦雖然立下“分家書”,但并不意味著已經將案涉土地承包經營權轉讓給二兒子趙仲華夫婦,所以趙大發夫婦可以要求村委會向其支付土地流轉費。但法院駁回了其要求趙仲華夫婦返還2014年至2018年期間土地流轉費的訴訟請求。
  射陽法院認為,“分家書”中明確案涉土地相關收益歸屬于趙仲華夫婦,且約定由二兒子趙仲華種植案涉土地是屬于代耕代種的關系,也沒有約定代耕代種的期限,因此,在趙仲華代耕代種期間內產生的土地收益應當歸趙仲華享有。
  法官提醒:土地經營權的流轉特別是以轉讓的方式進行流轉的,需要經過一定的程序,否則就不能實現權利變更的目的。作為受讓方應當盡必要的注意義務,確保土地經營權流轉合法有效,防止自身權益無法實現。同時,對農民來說,土地具有重要保障功能,土地經營權一旦流轉出去,再想收回恐難實現,因此在處置土地經營權時需要足夠審慎。此外,政府相關部門和基層組織應當主動承擔起土地流轉工作的指導、協商、服務和管理職責,科學規劃,在尊重群眾意愿基礎上,引導土地有序流轉,盡可能降低土地流轉引發的糾紛。(案中人物系化名)

?


组装以太币矿机 北京时时彩 14场胜负 股海搏金配资 黑龙江p62 原始股权是什么 财云配资 给你来个超全的日本av女优名字 黑龙江p62 云南时时彩 2019上证年线 新浪刀锋博客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智富配资 蓝球nba比分网 浙江6+1 6场半全场